好饭不怕晚:举步维艰十余载 IPv6即将成主流

2018-02-08 | 见丰网
阅读(

好饭不怕晚:举步维艰十余载 IPv6即将成主流

今年一月初,下一代互联网国家工程中心正式宣布推出IPv6公共DNS,并在北京、广州、芝加哥、伦敦、法兰克福等多地部署了递归节点,将向全球免费提供公共DNS服务。在2017年发布的《推进互联网协议第六版(IPv6)规模部署行动计划》中也曾明确,至2018年底实现国内IPv6活跃用户数2亿,2020年达5亿。

实际上,现如今全球各国政府都在加快对IPv6的部署工作。

好饭不怕晚:举步维艰十余载 IPv6即将成主流

实际上,国家早在2003年就极具前瞻性的将发展IPv6提上了日程,以应对IPv4地址日渐枯竭的问题。当时,经过五年的发展,第一期取得了预定的战略目标。然而,从2008年以后我国IPv6的发展速度开始放缓,渐渐落后于国际水平,可谓是“起个大早赶了晚集。”

起步早却低于国际水平

根据APNIC Labs提供的全球IPv6用户数(估计)及IPv6用户普及率的报告来看,截至2017年底,全球IPv6用户数排名前十位的国家/地区,依次是印度,美国,德国,日本,巴西,英国,法国,加拿大,比利时,马来西亚等,中国位居第14位;而在全球IPv6用户普及率排位中,中国仅排在第67位。

为何早早入局,发展速度却低于国际水平?实际上,在过去的十年间里,中国推进IPv6发展可以说举步维艰。在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吴建平看来,之所以造成今天这样一个落后局面,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首先,我国在互联网技术使用上还是相对落后且起步较晚,导致地址短缺,造成用私有地址出口转换成公有地址,然而地址转换(NAT)只能暂时应对IPv4公网地址不足的问题,加之整个产业链对IPv6无动于衷。在国外,一个用户获得运营商的服务必须要有公有地址,在中国却不一定这样,一是大家选择少,而是都没有这个意识非要选择一个公有地址。

其次,互联网缺乏应有的国际竞争,像Google、Facebook等大型互联网服务提供商(ISP)已将大量应用迁移至IPv6,尽管国内部分ISP也做了一些应用迁移,但不提供更深层次的服务,国内的部分ISP也未跻身国际大竞争环境中。另外,运营商和信息提供商互相之间相互抱怨,运营商抱怨ISP不做应用迁移,用户没有访问资源,ISP则抱怨运营商不发展用户资源没人用,实际上这些都是没有长远的战略眼光。

再者,我国互联网安全监管措施成本和代价都很高,将应用整个迁移到IPv6上面以后需要重新构建。此外,一些安全专家认为,IPv6本身具备端到端的加密功能,这给我国的很多安全管理和监控带来困难。实际上,互联网为何在IPv6上进行加密而IPv4没有,就是要让用户有安全措施,对用户而言无疑是利好的。

加快对IPv6的规模部署

近日,下一代互联网国家工程中心日前正式宣布推出IPv6公共DNS:240c::6666及备用DNS“240c::6644”。通过免费提供性能优异的公共DNS服务,为广大IPv6互联网用户打造安全、稳定、高速、智能的上网体验,助力我国《推进互联网协议第六版(IPv6)规模部署行动计划》全面落实。同时,工程中心还联合全球IPv6论坛(IPv6 Forum)启动IPv6 公共DNS的全球推广计划,旨在为全球用户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