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浙沪包邮”背后反映出了什么逻辑

2019-04-03 | 见丰网
阅读(

“江浙沪包邮”背后反映出了什么逻辑

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已上升为国家战略,对推进更高起点的深化改革和更高层次的对外开放至关重要。刘鹤副总理在交通运输部调研时指出邮政体系是国家战略性基础设施和社会组织系统,赋予快递业更高使命和追求,推动一体化发展就是重要体现。通常说的长三角包括上海市和江苏省、浙江省、安徽省的部分城市,为了便于对比分析,本文选取江浙沪作为分析的范围。

经济活力为快递发展打下基础

江浙沪是中国经济最为发达、城镇集聚程度最高的地区,也是经济发展最为活跃的地区之一,以全国2.28%的面积(21.9万平方公里)和11.6%的人口(1.6亿人),集中了中国1/5以上的经济总量(18.1万亿元)和1/5以上工业增加值(7.4万亿元)。

江浙沪是“一带一路”与长江经济带的重要交汇地带,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2018年,江浙沪出口总额占全国1/4以上,进口额及进出口总额均占全国的1/3以上,是中国最大的外贸出口基地。同时,该地区也是当代民营经济起步最早、发展最快、规模最大的地方,民营经济的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超过一半。江浙沪经济发达,具有一体化发展的经济基础和区位优势。

江浙沪也是中国快递最发达的地区,“三通一达”、百世、德邦、苏宁、天天等大批民营快递企业总部集聚于斯,7家上市快递企业有6家总部位于此,快递总部经济发达。江浙沪在全国率先实现快递网点乡镇全覆盖—覆盖率达到100%,一些城市如义乌的快递服务已实现普惠,均等化程度全国领先。2018年,江浙沪分别完成快递业务量43.9亿件、101.2亿件和34.9亿件,分别在全国排名第三、第二和第四,合占全国快递业务量的1/3以上(35.5%),收入合占全国的37.8%,成为中国快递业发展的增长极。

在全国快递业务量排名前50的城市中,该区占17个(江苏和浙江各占8个),占1/3以上。江浙沪也是跨境快递主要输出地,区内有苏州、南京、无锡、杭州、宁波、义乌等6个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跨境快递业务量3.8亿件,占全国的1/3以上(34.2%),国际化程度较高。江浙沪快递业发达,具备为一体化赋能的网络基础和渠道优势。

价格一体化推动统一市场建设

经常网购的人一定知道一个词—“江浙沪包邮”,这个包邮的基础就是江浙沪快递发展的集约化和一体化。

江浙沪是快递的主要货源地和重要的消费地。全国快递业务揽收量大于派送量的省(市)一共有5个,江浙沪均在其中。揽收量占全国1/3以上,投递量占全国1/4,属于输出型经济,对其他区域的经济辐射作用较强。卖家和买家相对集中,快递规模经济属性使得快递运营效率不断提升,边际成本下降,价格持续下降。2018年,江浙沪快递均价为10元左右,较5年前下降了6元以上,降低流通成本方面作用显著。上海因为总部经济缘故均价相对较高,江苏城市的均价在11元左右,浙江城市均价在7元左右。整体来看,省内城市价格相差无几,区域内快递价格开始趋同,而快递价格趋同是江浙沪快递发展一体化的重要体现。

快递价格一体化消除了区域内产品服务价格差异,以此来助推市场的统一建设。快递渠道缩小了区域内城乡间消费价格差异,农村消费者通过快递可以购买到与城市同价同质的产品,在更大范围内实现了消费的公平。快递打破了消费的时间限制和空间壁垒,快递下乡实现了快递服务普遍覆盖,不同城市间、城乡间均可以享受同等的快递服务,消费者有了更多选择的空间。快递畅通了城乡双向流通渠道,农特产品通过快递渠道实现上线,阳澄湖大闸蟹、无锡水蜜桃等地方农特产品从田间直达舌尖,大大增加了农民收入,繁荣了农村经济,缩小了城乡消费鸿沟。实质上,江浙沪快递普惠发展推进了城乡均等化进程,加速了区域统一市场形成。

时效同城化推进产业一体化

江浙沪快递时效同城化是快递发展一体化的标志,也是区域产业一体化的基础。江浙沪交通条件便利,经济腹地广阔,拥有现代化江海港口群和机场群,高速公路网密集,高铁通达每个城市,公铁交通干线密度全国领先。

江浙沪完善的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为快递运行效率提供了“硬件”保障。2018年江浙沪地区基本实现隔日达,八成以上能够实现次日达。快递时效同城化反映了江浙沪内部市场流通的一体化。这不仅促进了商品流通自由化和消费市场一体化,也促进了生产要素和中间品的自由流通,推动和促进了区域产业结构的均衡分布和合理分工合作。

江浙沪快递以“低价、优质、便捷、高效”的优势吸引了大量电商企业将发货地选择在此,规模集中后影响企业直接本地生产。以上海市区为例,其曾经是快递的主要产地,后来受成本影响转移至郊区,现已经转移至浙江和江苏部分城市。这实际也是产业转移的路径,生产企业从市区转至郊区,再向江浙、向中西部转移。上海成为产品展销地和出口地,以及总部经济和全球枢纽;江浙成为产品生产地和发货地,其中江苏是现代制造业基地,浙江是商品贸易和国际贸易。区域间分工逐步形成,货源辐射和通达能力更具优势。

运行一体化实现资源自由流动

运行一体化是快递发展一体化的重要基础,其主要特征就是“去中心化”和高度中心化。“去中心化”主要是压缩中心的层级。过去可能要通过三级甚至四级中心组织作业才能完成,现在两级(中心直接到网点)作业就可以完成。过去企业根据行政区划来规划路由网络,现在根据业务量动态调整,例如宁波到苏州,过去先到杭州和南京经转,现在宁波可以直接到苏州。快递全程全网的特性使得快递运作突破了行政区划的界限,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真正起决定性作用,跨城市、跨省份、跨区域运作成为常态。

高度中心化主要是中心的功能在提升。过去,中心可能负责本省范围,现在为区域性分拨中心甚至全国中心。中国邮政在南京建设的中邮航空速递物流集散中心,集中在此处理一半左右的国内异地速递量,为全国乃至全球提供更广区域、更短时限、更有保障的“次日递”服务;UPS、DHL、FedEx全球三大国际快递企业在浦东机场建立地区级转运中心……

快递企业区域集散中心的建设使得中心与城市间形成小循环,淡化了城市的行政级别,快递业在“去中心化”和高度中心化的过程中实现了区域运行一体化。

此外,快递运行的一体化实现了生产要素和产品的自由流动,场地位置对生产者决策的重要性下降,而快递发达程度和价格高低则成为生产者决策的重要参考指标。江浙沪是我国快递发展水平最高的区域,快递与产业协同从过去的提供简单的产品寄递服务已经发展至供应链层次,快递大数据为企业生产提供更为精准市场信息,快递渠道实现生产者与消费者无缝对接,直采直销、定制化生产、智能制造等均已成为现实。

快递运行一体化不仅是为关联产业降本增效提升了市场竞争力,更重要的是支撑了江浙沪产业转移和产业分工合作,实现了生产要素和资源的自由流动,通过区域资源配置的一体化来推动区域一体化。

江浙沪是我国快递改革开放的前沿,也是行业高质量发展的高地。在高的起点上通过参与一体化来推动行业高质量发展,以此赋能江浙沪一体化发展,形成良性互动。

快递先行与江浙沪一体化发展是一个由点到面、由局部到整体依次递进,有机联系、共生共荣的生态系统。江浙沪快递作为一体化的先行者,需深化产业协同,助推区域产业合理分工和产业转型升级,实现产业和区域抱团发展。江浙沪作为快递高度发达区域,需加快落实新发展理念,为全国高质量发展做示范、出经验。同时,江浙沪要成为面向全球、辐射亚太、引领全国的高地,需对接“一带一路”沿线国配置区域资源,参与国际分工与合作,服务我国企业和产品“走出去”,提升产业国际竞争力。

作者系国家邮政局发展研究中心指数研究室主任。

本文地址:http://www.gxjf100.com/busin/201904/92464.html


【责任编辑:阿诺】
分享到: